位置: 主页 > 有什么工作是可以在家做的 >

对那些更加长寿又注定要工作60年的人未来意味着什么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回顾过去的100年,今天的百岁老人已在他们的一生中阅尽千帆:两次世界大战,战争拼杀从骑兵转向了核武器;俄国革命和的兴衰;第一次全球化浪潮的结束和第二次全球化浪潮的涌现;旧中国的没落和后来新中国的崛起;电力、广播电视的出现;早期的福特T型车;第一次商业飞行;当然还有第一次载人月球飞行以及互联网的兴起。在家居方面,他们会看到自动洗衣机的出现,广泛采用的室内管道以及吸尘器,拉链和胸罩的引进...

  而只要稍稍回顾一下这些变化,我们就知道,预测100年后的百岁老人所能看到的发展,是荒谬不可行的,但处理这种不确定性是长寿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

  假设变革的步伐依旧,更加长寿的人经历的变化将比过去的人多得多。正如许多技术专家声称的那样,变革的步伐正在加快,他们会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变革。

  对于那些更加长寿又注定要工作60年的人来说,他们的工作对象、工作类型和工作方式都将发生重大变化。

  对未来就业形势做出具体的预测是愚蠢的,但是通过汲取过去的经验,考虑当前力量的轨迹,却仍然非常必要,因为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些远见卓识,比如,拥有与未来工作有关的远见。于是我们便需要思考:未来可能出现哪些潜力行业?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未来会如何转变?我们的工作会是什么?

  我们从行业格局变化问题开始。1910年,1/3的劳动力是农民或农场工人,但现在从事这些职业的人只占劳动人口的1%。再加上劳工和家政服务从业者,他们在1910年占美国就业人口的一半。

  到2000年,就业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一半的美国就业岗位变成了办公室工作:专业人士、文职人员和管理人员。展望未来,随着信息技术兴起,机器人技术与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环境问题日益突出以及人口老龄化的影响,经济会做出反应,就业形势会发生更多的转变。

  在应对原始经济供需矛盾时,一个经济体的结构会随时间演变发生巨大变化。一些行业会急剧萎缩。例如农业部门,农业在1869年占美国GDP(国内生产总值)近40%,到2013年只有1%。这是由于技术上的改进,特别是机械和化肥方面的进步,使得农业生产力显著提高,潜在供应量也大大提高。

  但是,人口虽然增加了,他们对食品的需求与收入的增长并不成比例,所以供给大于需求造成了食品价格下降。价格下降的结果是农业生产总值大幅下跌,大量农业工人失业。

  与农业相比,服务业在经济中的份额从1929年的40%上升到2013年的65%左右。这是因为,随着生活越来越富裕,人们就需要更多的服务。休闲行业的发展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

  20世纪,随着休闲时间的增加,休闲产业发展迅速,电影院、体育俱乐部和健身中心等设施的数量大大增加。然而,与生产率大幅提高的农业部门不同,休闲行业的生产力往往不会增加—一个瑜伽教练或美发师的生产力怎么会大幅提高呢?需求不断增加,生产力却没有相应地提高,服务价格因此上涨,吸引了更多的劳动力进入该行业。

  价格上涨,就业和产出增加,大大提高了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这种演变是历史常数,但正因为这是一个常数,新一代百岁老人会经历更多的转型和更替。

  一方面,人口对就业的影响是我们要考虑的因素之一。随着人口增长,人口会对经济产生重大影响。老年人口更多创造的需求效应,行业和市场价格会做出回应。所以,比如说,专注于长寿和生物工程的医学研究会成为重要的增长部门,服务部门将转向医疗和服务供应。

  另一方面,环境和可持续问题也将对价格、资源以及不同行业的相对规模产生重大影响。我们正处于能源供应大幅度转变的节点,如果能源继续短缺,能源价格上涨,那么能源创造和资源节约方面将出现重大创新。食品供应也可能出现激进创新,特别是将基因工程和解决健康问题相结合的创新。日益加深的水资源短缺问题将改变定价,水资源丰缺、供应和循环利用的商业重要性增加。

  同样,对环境可持续性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担忧也可能导致碳税的出现。这反过来又会导致价值的大幅度转变,新产业、新企业和新技术的兴起。因为减排,计算机采集和碳替代会成为数十亿的产业。

  大量的行业变革会出现,人们在掌握的技能和可能的工作地点方面更灵活。人们的工作对象也会发生重大变化。

  耶鲁大学的理查德·福斯特(Richard Foster)计算出,在20世纪20年代,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公司的平均寿命是67年,到2013年已经减少到了15年。

  随着大型现代公司的兴起,办公室就业出现了大幅增长。这些企业提供了具有系统结构的规模经济,并展现了经济的持久特征。有些人将这类公司视为组织时代的恐龙,并预测他们将屈服于出现在他们周边的小而灵活的公司。有一些信号表明,这可能是真的。技术使得工人之间的协调变得容易,小规模公司具有大型企业难以具备的灵活性。支持这种观点的论据是: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例如3D打印技术的兴起,大型企业的众多规模优势将消失。然而,大公司虽然会继续存在,但毫无疑问,它们的结构会发生改变。

  在未来的企业格局中,大型企业将越来越多地被小型企业和初创企业生态系统所围绕。这些由员工更少但通常更专业的企业组成的生态系统将成为增长点。事实上,一些最有趣的工作可能就出现在这些生态系统中。这已是一个明显的事实,因为像三星和安谋控股(ARM)这样的公司已经建立了非常复杂的联盟生态系统,使他们能够与数百家企业合作,提供尖端的技术和先进的服务。

  在制药行业,有重大意义和影响的基础研究往往来自关注点非常狭隘的小型专业公司,这些公司有时只专门研究一个特定的领域。

  此类公司数量增加,并且能够参与竞争,因为技术减少了参与此类研究的障碍。我们期望这些小公司生态系统能够蓬勃发展,变得更有价值。这些领导者可能是为了将其发展成未来的大公司才创立了这些小企业,也有另外的领导者是因为对要解决的挑战充满激情才创办了这些企业。

  未来,正是这些正在兴起的生态系统在提供各种各样的就业机会。大型企业的规模和管理机会仍然存在,但增长更多的,将是更小企业单位更加集中和灵活的就业。生态系统模式的灵活性使得某些阶段的自我雇用成为可能。将个人与想要购买个人技能的公司联系起来的技术,正变得越来越全球化,越来越便宜和先进。

  这些连接平台正在涌现,对“零工经济”(gig economy)和“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评论越来越多。技术变革降低了信息成本,使买卖双方可以更容易地找到对方,通过独立来源确定彼此的可靠性和质量也更加容易。

  零工经济是指,越来越多的人不通过全职或兼职工作获得 收入,而是通过完成多个连续买家的一系列具体任务获得佣金。

  大型企业正日渐寻求小团队或个人洞察力和创新能力的帮助,而小团队则寻求相互联系,以建立规模和扩大影响范围。公司会用奖金来吸引感兴趣的个人和团队,与他们在某个具体项目上进行合作或购买,就像Uber买走了卡内基·梅隆大学(Carnegie Mellon)的机器人团队一样。跟零工经济类似,作为商业实体的共享经济提供了灵活的收入来源。以最高调的Airbnb为例,个人可以通过租赁闲置房间有效地获得收入。

  同样有趣的是,在工业化兴起之前,生产主要是在将工作和休闲融为一体的家庭中进行。从工厂至办公室的兴起不可避免地导致了工作和休闲更为正式的分离。在期盼的同时,我们看到新兴工作生态系统有了更多的机会可以削弱这种分离,使工作和生活再次融合。

  不只是你的工作对象会改变,你的工作地点也会改变。我们目前正在目睹人类历史上最令人惊叹的移民浪潮,这是人口从农村到城市的迁移。2010年,全球有36亿人居住在城市。到2050年,这个数字预计将达到63亿,相当于每个星期有140万人流向城市。生活在城市,尤其是生活在智慧城市,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且这种重要性似乎会继续增加。

  毕竟,互联网带来的美好前景是,距离将变得不重要,人们可以生活在任何他们想要生活的地方。事实上,距离可能变得不重要,但是“靠近”却会变得越来越重要。向城市迁移的一部分原因是,在世界新兴市场,人们从农村和农业转向城市和工业。但这不是人口迁移的唯一原因。在发达经济体中,人们也正在向城市转移,这反映了靠近创意和高技能越来越重要。

  所以当一些工业城市衰退时,例如底特律,其他智慧城市也正在蓬勃发展,例如旧金山、西雅图和波士顿,它们的人口也在增加。这些智慧城市正成为拥有想法和高技能人群的交汇点,这些人希望接近其他拥有高技能的人士。

  他们知道,创新正在以更快的速度发展,他们希望靠近其他聪明的人来推动彼此的发展,互相挑战。

  这些集群最初由大学和专科学院毕业的学生团体组成。一旦这些高技能的群体成立,企业就会自然而然地向他们倾斜,因此更多这样的员工会搬到这一地区,因为这里的就业机会和工资比其他地方更高。这些集群就成了人才向往之地。

  这对智慧城市高技能工人的就业机会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事实上,根据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恩里科·莫雷蒂(Enrico Moretti)的说法,每一个智慧型岗位都创造了另外五个就业机会。有些工作的技术要求很高,例如律师、会计师和顾问。其他的是低薪职业,如园丁、手工制造者、咖啡师或瑜伽教练。按照这个速度,智慧城市将比老制造业中心更适宜创造就业机会。

  智慧城市的重要性日益提高也受到一些社会现象的驱动。近几十年来,被社会学家称为选型交配(assortative mating)的现象显著增多。换句话说,相比过去,现在的婚姻伙伴在教育和收入方面的情况更加相似。这一效应也在推动城市的发展。对于这些拥有高技能的伴侣来说,给两个人找到有趣的工作比给一个人找到同样的工作困难得多。

  过去,丈夫工作,妻子做家庭主妇,小镇是对传统家庭更有吸引力的地方。但是当两个人都想找到完美的工作时,住在一个小城镇就会让生活变得艰难。

  大城市开始更具魅力,因为那里机会更多。事实上,大城市对于还没有伴侣的人来说也很有吸引力。想象一下你要找人约会,想找到满足你越来越长的伴侣条件清单的那个完美对象,你能在一个小镇找到这个人吗?也许可以,但多半不能。

  如果你想和具有类似职业和收入潜力的人约会,那么你更可能前往城市。密集市场效应也体现在约会这件事上。这是一个浪漫的想法。

  我们可以期待的是,这些智慧城市会在工作场所灵活化方面起到引领示范作用。技术创新将使人能够更加灵活地选择工作时间和地点,人们会因此选择在家工作或利用虚拟技术工作。这也可以使人更好地协调个人问题,人们会因此学习如何创建居民技能和观念相似的大型社区。

  为什么会这么说?下面的例子可以告诉你。联合利华的主管在测量二氧化碳的生成地点和时间时发现,让人们进入大型中央办公室工作生成了巨大的碳足迹。这会驱动更多的人在家里、当地中心或共享社区中心工作。

  一方面,低成本技术,例如全息图和虚拟会议,会为之提供支持。在管理人员能够更加熟练地管理虚拟员工并鼓励员工在家里工作后,这将成为一种常态。然而,转移到基于家庭的虚拟工作,始终要权衡相关度。

  人类的历史是技术不断进步的历史,但新技术意味着旧职业的终结,也通常意味着新任务和新角色的创造。人们在这个时候很清楚,有一些工作要被丢掉,但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有哪些工作会被创造出来。人们一直在担忧,自动化会导致未来的失业。这样的担忧情绪在世界各地高涨。我们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取得显著的技术创新,在60年的职业生涯中,能否找到工作?

  用麻省理工学院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安德鲁·麦卡菲两位教授的话来说就是:“计算机和其他先进数字技术正逐渐取代脑力劳动……就像蒸汽机及其后继者代替人工劳动一样。”

  技术专家认为,在整个社会中,要保证高薪工作将很难。经济学家则认为,未来虽然会有很多输家,但也会有很多赢家,他们同时强调这种获益的分布并不均衡。

  不过两者也一致认为,政府必须改变政策以增加社会保障,保护技术水平低、收入低的人群,因为人们不得不面对过去依赖的许多传统工作在未来会消失。

  然而,无论怎样,我们都要清楚一点:在未来10年,即使是需要高技能的工作,其更换需求也将超过扩张需求,特别是在需要劳动力具备先进技能的新技术领域。

  所以,与其担心机器人会抢走我们的饭碗,不如对它们的及时到来感到高兴,因为它们对促进衰减劳动人口的回升以及维持产出、生产率和生活水平起到了积极作用。正如美国小说家保罗·奥斯特(Paul Auster)所说:“要做好应万变的准备,才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http://www.forumcerita.com求职信息哪里比较全,其它求职,免费高薪求职,日结工作一般都有哪些问题求职心态。求职信息哪里比较全,其它求职,免费高薪求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