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适合在家里做的工作 >

只想家里蹲我还有救吗? 日本人怎样从工作中开拓自由之路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原标题:只想家里蹲,我还有救吗? 日本人怎样从工作中开拓自由之路生活在日本东京的大学生太郎曾经当过吉

  生活在日本东京的大学生太郎曾经当过吉他手,他们的乐队红过,但很快就过气了。太郎深知靠搞音乐吃饭太不稳定,希望毕业后能进电视台,谋一份主持人、制作人这样有保障的工作。于是,地狱般的求职经历开始了。太郎发现,平时在学校里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同龄人,到了面试现场却一律穿上黑色西装,原来染发的人也悄悄染回了黑色。为了让简历好看些,有的同学花了9000日元(约540元人民币)请照相馆拍了两张生活照。甚至有人听说某电视台只招几所重点大学的学生,明明已经读到大三了,竟然放弃学业重新参加高考。

  太郎开始还没当一回事,但屡次面试被拒后不得不做出妥协,剪掉了一头长发,向“常识人”靠拢。

  要想成为社会的一份子,先要学会削去自己的个性。否则,就等着沦落到底层吧。太郎玩乐队时的伙伴永井,因为没有学历,只能去做在街头举广告牌的临时工,并让自己心如止水。这个工作不需要任何技术,拿的是日本法定最低工资每小时800日元(约合人民币48元)。

  这群年轻人来自芥川奖作家羽田圭介早年写的小说《鄙人是》。世道艰难,求职青年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不过,再怎么卑微,能找到体面的工作,在社会上生存下来已经算是成功,毕竟还有很多人连自食其力都做不到。

  据日本内阁府今年新公布的《儿童·年轻人白皮书》调查报告,推测2017年度日本年轻一代的“家里蹲”人士总数约有71万。本次调查报告中的“家里蹲”是指年龄在15~39岁,无业(或不肯上学)且不出家门的人。狭义的“家里蹲”是指那些几乎从不走出自己房间的人。广义的“家里蹲”则会偶尔去一下附近便利店,以及只为了自己的爱好而非工作等社会性目的出门。报告界定因疾病、怀孕等原因在家休养者和在家工作的自由职业者不属于“家里蹲”,家庭主妇/主夫也不属于“家里蹲”。

  事实上,日本已经过了“就业冰河期”,反而是企业大量缺乏人手,近5年来约有300万劳动力空缺。所以,并不是社会没有提供工作,而是“家里蹲”一族根本没有出去工作的意愿。

  当今日本年轻人的精神面貌与40年前日本高速发展时期的前辈们相比,可谓云壤之别。

  1952年,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仅为英国或法国的三分之一。到了七十年代后半,已经增长到相当于英法两国的总和,约为美国生产总值的一半。日本的钢铁产量几乎与美国并驾齐驱,而且钢铁工厂效率更高、更现代化。1977年日本出口汽车450万部,其中200万部销往美国。只用了三十多年,日本就摆脱了靠低工资进行廉价竞争,一跃成为拥有最新技术和经营管理能力的先进国家。

  日本不仅在钢铁、汽车这类基础行业上掌握技术优势,还有心挑战各个领域的世界强国。比如发源于美国的摩托车行业,日本背景的摩托车公司进入美工市场后,先是挤掉了英国竞争者,随后不断吞并本地企业,最后搞到美国本土仅剩哈雷·戴维森一家美国公司维持着脸面。又比如原先由德国称霸的相机与镜头行业,日本尼康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镜头制造商,还有佳能、松下、奥林巴斯、索尼等多家公司紧随其后,占据了大部分民用市场份额。就算是在以瑞士为中心的钟表行业,说到想买一块走时精确的靠谱手表,有很多人会建议“不妨看看日本货”。日本甚至把触角伸进了并没有太高GDP含量的苏格兰威士忌产业,在日本国内建造酒厂,酿出足以赢得英国人称赞的威士忌。

  享用威士忌已成为日本大众文化的一部分。用威士忌为基酒制作的“High Ball”成为日本人夏季的基本款酒精饮料,人气仅次于啤酒。2017年夏季日本国内威士忌制品的销量为1亿4600万升。上图是“High Ball”的制作方法:一、挤柠檬;二、放大量冰块;三、以1:4的比例注入威士忌和强碳酸苏打水;四、用调酒棒稍加搅拌。图片来自:三得利官网

  在这个世界上,“第二名”从来都不如“第一名”那样光彩夺目。但是,如果在每个领域都能做到“第二名”,这就很可怕了。

  如果仅从提升GDP的角度来看,上述努力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只要赚到足够的钱,就可以骑美国摩托、用德国相机、戴瑞士手表、喝苏格兰威士忌,享受世界上最好的产品。但日本偏偏不肯满足于只做一个消费者,它要求自己成为更厉害的创造者。

  那真是一个激情与创造的时代。那个时代的日本人,不仅有着通过工作为自己创造更好生活的小梦想,更有着努力让日本成为世界一流国家的大梦想。日本创造的这些奇迹让美国也惊叹不已,甚至出现了“向日本学什么”的思考。美国东亚研究专家傅高义撰写的《日本第一》于1979年出版,很快成为西方学者研究日本社会的畅销书。

  然而,日本随后却走上了房地产和债券投机的歧路。一亿国民挥汗苦干换来的大好形势随着泡沫经济的破灭戛然而止,此后日本经济陷入长期的低增长。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精神气质自然与上一代人大为不同。那种意气风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困惑、疲惫和说不清的愤怒。

  社会上一直批评年轻人没有干劲,怕吃苦。但多数年轻人并不是懒,也并非没有上进心。问题是公司只能提供单一的岗位,且过度追求效率,员工只是实现效率的工具。由于劳动力短缺,公司就会召用临时劳动工,付给他们更少的报酬。临时工在不需要的时候就可以辞退,对公司来说少了负担,但对个人劳动者来说就更没有保障了。高速发展时期,员工固然也是为公司卖命,但个人能力能发挥,国家发展可期待,人的精神状态是积极向上的。而现在,劳动带来不是尊严和充实,而是对人的价值的践踏。这种状况下,年轻人的失望和愤怒就可想而知了。

  “家里蹲”一族中,有很多是因为求职受挫而转向逃避现实的。“如果说工作给人带来的是羞辱而不是尊严,人为什么还要拼命去工作呢?为了钱吗?好吧,我对钱没有要求,只要过最低水平的生活就好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不管怎么说,能有71万“家里蹲”赖在家里不工作,还是托了日本社会普遍富裕的富。正是上一代人的劳动保护了他们至少有饭吃,有地方住,可以任性地不为了糊口而出卖灵魂。

  日剧《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呢》刻画了一个资深“家里蹲”的形象。长谷川博己饰演的男主角谷口35岁,爱好文学和哲学。这样的人绝非没有才能,却因为无法忍受职场的虚伪和庸俗,选择成为一名“高级游民”。他用叔本华的话为自己辩护,宣称“自己的孤独正是因为灵魂卓越”。但是当朋友揭露他“眼高手低,害怕挫折,不敢面对自己连个普通人程度都做不好的现实”时,谷口还是不免黯然神伤。

  谷口坐在他堆满书的房间里,俨然一位大文豪。这些书是他自尊心的根基,是他抵抗挫败感的救命稻草。现实生活中,也有很多“家里蹲”是读了很多书或是在某些方面知之甚多的人。有的人房间里堆满了书,有的堆满了游戏卡带或是衣服。这些完全超过必要且没有用途的知识和物品,正是“家里蹲”内心欲望的写照。他们用另一方面的“过度”来掩饰自己的社会性失败,欲盖弥彰地保护着自尊心。

  某种意义上来说,“家里蹲”对资本主义巨型机器的反抗不无道理,但付出的代价却是自己的人生。在社会的认知里,他们是无能的人,不会有人来倾听他们的声音。这种虚弱至极的反抗方式非但无效,反而沦为笑柄。

  谁不想得到尊重呢?谁不想得到认可呢?谁不想在这只活一次的人生中尽力实现自己的价值呢?

  2003年,作家村上龙为日本的中学生编写了一本名叫《工作大未来:13岁开始面向世界》的职业百科全书,收录了514种职业的介绍。2010年本书修订再版,又追加了89种职业。编写这本书的主旨是让年轻人从中学阶段就开始了解社会上有哪些职业,摸索将来的就业方向。

  “为了生存,赚钱是很重要的。对社会地位、名望这种东西有欲望,对人类来说也是很自然的。等到上了年纪,身体变弱了,却没有充分可支配的金钱,也得不到周围人的尊敬,在被人轻视中过日子,那真是非常痛苦的。而要获得金钱、地位和名望,最有效的方法是从事‘适合的职业’。”村上龙从每个人都渴望的金钱地位入手,看似是要讲“成功学”,接下来却话锋一转,让那些沉浸在虚浮中的年轻人好好看清现实。

  大多数学生对社会是懵懂的,问起将来想做什么工作,多数人只会回答大家看得到的“足球运动员”、“科学家”,或是身边能看到的“老师”、“开蛋糕店”这样的工作。

  真实的社会中有哪些工作?它们具体是做什么的?这种事情如果不先搞清楚,就会出现明明是喜欢创意才进了广告公司,结果每天都在与客户搏斗的情景。实际上,广告业界包含多个职业,有负责销售的,负责媒体关系的,负责市场推广的,还有负责内容制作的。这些对业内人士来说不言自明的事情,对中学生则完全是大新闻。

  看见“职业地图”的全景,选择职业就有了灵活性。在现实的择业中,大家都要考虑赚钱的问题。经常有人为了多赚一点工资不得不从事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在焦虑和怨恨中煎熬。一名喜欢画画的少年想做个画家,可能难以糊口。但看了“职业地图”,他发现喜欢画画可以选择商业插画师,在广告公司做设计,或做影视舞台美术,这些职业都可以赚钱,那么他就不用硬着头皮去做保险业务员。

  《工作大未来》不仅讲解了需要读了大学出来才能做的白领工作,还以同等的态度介绍了蓝领工作。喜欢动物的孩子不妨了解一下动物园饲养员一天到晚都在做什么,喜欢玩火的孩子可以看看烟花设计师的工作方式,喜欢摆弄机械的孩子也可以考虑一下钟表修理。如果能在适合自己的位置上赚到钱,又何须介意领子的颜色呢?

  村上龙说,无论做什么工作都需要努力,都少不了学习和训练。但是,如果从事的是适合的职业,那么这些努力的过程就不会那么痛苦。从事适合的职业,比不适合的职业更容易得到充实感,也更容易获得成功。在好奇心最强的少年时代,尽早选择自己喜欢的学科和技术,尽早看清职业方向,对今后的发展无疑是有利的。

  《工作大未来》已经重印了40次,总销量超过150万册,有8000所以上的中小学采购了这本书。2012年“13岁开始面向世界”的官方网站建成,学生们不仅能在这里看到书中的内容,还可以提出自己的问题,有6000万活跃在各行各业的工作者会为他们解答。

  对一个人来说,从事适合自己的工作,充分发挥能力,实现个人价值并为社会做出贡献,才能得到真正的满足感。能够在工作中发挥自己的价值,才是工作对人的意义。

  大部分人的职业生涯是与自己所在的公司紧紧捆绑在一起的。公司经营者固然希望员工们能服从管理、完成绩效,但只要稍有思考力,就会理解若要让人“好好地”工作,就必须调动大家自主工作的意愿。为此,公司就要为员工营造“便于安心工作”的环境。这一点,实为人事管理的内核。

  1965年,24岁的横井军平进入京都一家扑克牌制造厂工作。因为学的专业是电子工程,公司给他安排了一个颇有“科技含量”的岗位:流水线的维修保养。由于太无聊了,横井就利用工作时间做了一个带弹簧的伸缩手来玩。某天,横井正在跟同事嘚瑟自己的小发明时,不幸被社长看到了。横井以为这下要挨骂了,没想到社长说:“把这个东西做成商品吧!”

  经过改造的弹簧玩具“超级怪手”在1966年的圣诞季卖出了近140万个。社长宣布:本公司从此就专门做玩具吧!这就是日本电子游戏业巨头任天堂开创辉煌历史的第一步。

  开小差的横井得到重用后,为任天堂开发了多款玩具。他在1989年开发的掌上游戏机GAMEBOY在全世界累计销售了2亿台。除了研发,横井在人才管理方面也相当有眼光,他一手提拔了后来任天堂的超级明星、“超级马里奥之父”宫本茂。

  “超级马里奥”系列是世界游戏史上最畅销的作品,由于作品的空前成功,宫本茂也成为了世界首屈一指的游戏制作人。宫本多次收到其他游戏公司高薪“挖角”的邀请,但他坚持留在任天堂,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这里可以自由调动很大一笔研发经费。而在其他公司,若要申请经费就必须花很多精力打报告、应付行政方面的琐事。那样的话,从事创造性工作的热情和乐趣必然大大削减。就算是宫本这种优秀人才,恐怕也很难做出多少成就。

  体制这种东西,虽说一开始是为了管理方便弄出来的,到头来却变成限制和束缚人的锁链。任天堂深知疲于应付琐事是对天才的损耗,便从公司体制上为大家提供了便利。看来,任天堂的高层管理相当懂得创造性人才的工作特点。与在工作中可以自由调动经费的权力相比,个人薪酬少一点算不了什么。优秀的员工马上能理解其中的利弊:能够自由发挥才能的,才是最大的充实。宫本茂说:“在任天堂工作就是为人们提供快乐,同时也让自己快乐地工作。”

  有意思的是,作为一家创立129年的“百年老铺”,任天堂竟然没有什么“社训”,也没有“企业理念”。任天堂历代社长都非常反感“口号”一类的东西。娱乐业就是要带给大家新鲜、刺激,想人所未曾想,做人所未曾做。要是必须按照前人的思想行事,怎么可能做出独创性的成绩?一面要求创新,一面又要大家背诵“社训”并规规矩矩地照做,这不是很可笑吗?

  不过,对于更多并非天才的员工来说,大家期望的首先是一个公平合理、能够安心工作的公司。

  比如,女性是否能在职场得到公平的发展机会?有不少人仍坚持认为,女性在工作上的表现不如男性是因其自身原因,比如怕吃苦、图轻松、心思不在工作上等等,女性要求平等也被认为是“投机取巧”。爱抬杠的人甚至会说:“在建筑工地搬砖的,怎么不讲男女平等了?”不得不说,这句话有一部分是对的。因为在建筑工地搬砖,确实可以男女平等。

  去年日本最卖座电影《你的名字。》的导演新海诚,以用动画模拟现实场景而闻名。今年5月,新海诚为建筑公司大成建筑拍摄企业广告宣传片,介绍了这家企业在土耳其、斯里兰卡、新加坡等地开展的基建工程。片子结尾的文案是 “你的工作,将会留在地图上”,把个人奋斗直接与人类文明挂钩,极大地升华了工作的意义。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系列片用了和男性同样长的篇幅来表现女性建筑从业者。

  在大家的印象中,建筑业可谓是“男性的行业”。在这个行业工作的女性不仅人数很少,而且顶多也就是坐坐办公室的行政管理人员。不过,可不要以为这部广告片只是为了画面好看或“政治正确”才采用了女性主角。事实上,活跃在工地第一线年,日本建筑行业就有女性担任海外项目的负责人。

  大西阳子,现年45岁,土木工程系出身,毕业后进入建筑公司大林组,一直从事工地现场管理。大西与丈夫之间育有一子。丈夫(从事其他工作)调任到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后,为了确保一家人能在一起生活,大西向公司申请去雅加达的分公司工作。她在当地参与的项目是连接首都机场的高架桥工程。三年后,由于工作表现优异,大西升任雅加达地区“工事所长”,负责管理和指导工地现场70多人开展工作。

  此外,大西还就如何处理日本人子女在印度尼西亚的安全和教育问题发表过论文,分享在海外带孩子的经验。

  大西的例子也好,新海诚广告片中的女主角也好,都传达了日本建筑行业用人唯才、鼓励女员工发挥才干的新倾向。只要有志于从事建筑业,就无需介意性别,公司会帮助员工消除后顾之忧,让大家安心且积极地工作。另外,日本建筑行业有先进的机械技术和细致的现场管理,工地的环境并没有那么艰苦,女性完全没有必要望而却步。

  如果体制给人带来的是保障,那么多数员工也就能够安心去工作。但是,如果面对的工作十分枯燥,要如何才能焕发热情呢?

  比方说,编词典这种工作。在三浦紫苑的小说《编舟记》中,年轻的女编辑岸边从时尚杂志部门被调到辞典编辑部,简直吓了一跳。辞典编辑部仅有一名编辑,带着三名编外人员,耗费十五年,编出一本2900多页的辞典。在和大家的朝夕相处中,岸边渐渐理解了编辞典这项工作的意义。

  就像在宇宙之初,生命之前,世界包裹在一片广袤的大海中一样,人的内部也有一片混沌之海,我们的情感、知识和意识都沉浮其中。当我们有了词汇,万物才变成可以言说的样子,我们才能说出什么是“爱”,什么是“心”。词汇是创造万物的工具,从模糊的感受提炼出清晰的语言,才能完成知识的精进和传承。从这个意义上来理解自己的工作时,编辞典就不是一项枯燥的工作,而是在编织横渡混沌大海的小舟。

  因为在不起眼的工作中看到了自己与世界连接的意义,人们才能够舒展才华,在倾情工作中得到自由。

  老实说,“家里蹲”也不是那么可耻的事。就连村上春树,在没出名的时候也做过“家里蹲”。据说他当时穷得家里连电视、收音机、冰箱都没有,只好享受“Simple Life”。

  在公司体制里生存需要一定的适应能力,但也并不是说适应社会就是唯一重要的能力,确实有一些人更适合单干。只不过,要想证明自己有单干的实力,恐怕要经历更多的磨练。那些后来在行业里被人仰望的人物都不是一帆风顺的。

  漫画《深夜食堂》的作者安倍夜郎,直到40岁都在做广告片导演的工作。拍广告片虽然能够发挥创造力,但商业世界的规则是跟着钱走,甲方的要求变来变去,最初的创意到最后都变成了随大流的风格。安倍没有放弃自己喜欢的漫画,尽管屡战屡败,始终坚持向漫画杂志投稿。终于在2004年的时候,安倍得到了知名出版社小学馆的漫画新人奖:“啊,这样就能辞职了!”

  没想到辞职以后过了两年,安倍一篇新作品也没能发表。好在他还有一些积蓄,省吃俭用的话大概可以撑个五六年,所以也不怎么焦虑。直到2006年11月《深夜食堂》登场,这位“家里蹲”大叔才引来绝地反转。

  纪实作家泽木耕太郎说过,若要在工作上得到自由,必须先忍受若干的不自由,比如金钱方面。然后不要什么都去尝试,要懂得保存自我,才能坚持自己的方向。年轻人何不咬紧牙关坚持三年,完成一件足以拿来作为自己名片的工作,接下来就能开拓自由工作之路了。这种时候,“家里蹲”反倒成为一种优势了。试想一下,如果在大公司里,每季度看一次财报,要是你的企划在一定期限内赚不了钱,肯定要被撤销。只有个人才可能不惜工本做好一件小事。长期来看,这种不惜工本其实在经济上也是合理的。

  除了搞创作,个人创业也是一条路子。不过,自己创办一家小公司,人力、物力、财力都和大企业相去甚远,要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找到活路,太难了吧!小公司能有立足的空间吗?

  2015年,在日本东京神保町开出了一家“未来食堂”。这家店只有12个座位,每天只卖一种套餐,售价900日元(约合人民币54元)。未来食堂开业以来,月营业额都在110万日元(约合66000元人民币)以上,始终保持盈利,而且成本仅占25%左右。在竞争异常激烈的饮食店,尤其是对一家个人经营的小店来说,这个成绩让业内行家也大吃一惊。它是如何做到的呢?

  未来食堂每天提供不同的菜单,但菜单上只有一种套餐。由于只做一种套餐,客人入座后1分钟之内就能吃上饭,午餐时段最多可以翻台10次。晚餐时间,客人可以从老板提供的食材里任选两种,按自己喜欢的口味做个定制小菜,收400日元(约合人民币24元),这样正好可以把前一天多余的食材消耗掉。

  未来食堂欢迎打工,在这里工作50分钟,就可以得到一张工作餐餐券,免费吃一个套餐。到未来食堂帮工的,每年约有450人。除了享用工作餐,还有很多人是为了学习这种商业模式而来的。因此,除了老板本人,店里不需要付工资,人力成本为零。

  这套独特的经营手段是33岁的老板小林世界设计出来的。小林原先的专业是数学系,做过IT工程师,后来才进入餐饮业。

  小林说,何不换一种思维,不去迎合顾客的习惯,而是做点自己喜欢的东西,让顾客一看,“原来还有这种食堂”,不是也挺好吗?个人的精力有限,想要把事业经营好,就要以自己的精力能负担的范围为上限。小林的创业心得是“只做重要的事情”。她每天大约做70份套餐,其他时间用来接受媒体采访、写书和研究菜谱,周日休息,并没有传说中的创业精英那么忙。

  此外,小林还会在未来食堂的官网上定期公布销售额和商业企划书,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经验和知识。

  未来食堂的商业模式改变了追求规模化经营的陈旧思维,从提升单位成本收益出发,做到了效益最高化。而能够支撑未来食堂运转的群众基础,正是时代风向的转变。崇尚节俭、乐于协作、追求恰到好处的价值观已经在年轻人中发芽了。在这个价值层面上,大公司还来不及转向,就恰好给小公司提供了机会。

  除了像餐饮业这样和普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传统行业,也可以把目光放到更远的地方。比如,有没有考虑过自己去开发宇宙空间呢? 先别急着说“不可能”,因为还真有人这么做了。

  日本北海道下面有一个叫赤平的地方,经济很不景气,人口仅有1.4万。但是这里却有一家研发宇宙航天科技的公司——植松电机。植松电机正在研制的小型火箭采用聚乙烯材料,非常安全。普通火箭之所以危险,是因为使用的是液体燃料。如果机身破损,液体燃料溢出,就会燃烧并引发大爆炸。但聚乙烯是固体材料,且不易燃烧,就大大降低了爆炸的可能性。聚乙烯材料还不含氯元素,不会释放有毒气体。所以,镇上的居民可以在10米远的距离观看火箭发射。

  植松电机现有员工20人,是一家标准的街道工厂。之所以搞宇宙开发,完全是社长植松努的个人理想。植松在2000年创办了这家公司, 2004年开始宇宙开发项目,2006年他们制造的人造卫星就飞上了太空。

  其实,植松电机的宇宙开发目前完全没有赚钱。支持公司运转的是他们的另一项业务:制造废品回收机械上的特种磁铁。植松电机最早的业务是修理马达,后来行业不景气,就转向做环保回收方面的机械产品。为了调查市场需求,社长和他的父亲亲自去垃圾分拣现场劳动,发现如果在目前使用的机械上安装磁铁,会使分拣效率大大提高。就这样,他们开发出了特种磁铁。由于市场上根本没有竞争对手,植松电机通过这项业务获得了很高的回报。不过,植松电机并没有因此就拼命投入工作。他们的经营理念是降低公司的运转率,缩短劳动时间,先赚到生活必需的钱,再用空闲下来的时间做对未来有意义的事。有了自由的资金和时间,终于可以启动宇宙开发了。

  植松电机建成了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无重力实验塔。无重力实验设施的建造费用很高,所以通常对外租借费用也不菲,但植松电机的实验场地完全免费。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都来这里做实验,连NASA的专家也会来拜访。通过这种交流方式,公司的年轻人积累了很多太空实验的技能。植松电机尽管没有在这个项目里赚钱,却得到了用钱也买不到的知识和经验。

  植松努说,其实能做成这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就像再好的汽车、再高级的衣服,都是人造出来的,所以只要肯踏实钻研制造方法,谁都可以做出想要的东西。以往我们认为制造火箭或人造卫星需要最尖端的材料,而现在这些材料可以很容易通过网络买到。去学习事物的构造和原理,弄懂它是怎么做出来的,那么在日本北海道的乡下也可以造火箭。

  能够在这个世界上走出自己的道路的人,都经历过不凡的风景,也最好有独自战斗的觉悟。

  漫画家萩尾望都出生于1949年,是日本少女漫画的代表人物。她的作品擅长表现人物细腻复杂的情感,有很高的文学性,被业界称为“少女漫画之神”。萩尾出生在一个非常重视教育的家庭,父母一直认为画漫画这种事不务正业,劝她找一份正经工作。直到2010年,萩尾的母亲看了一部讲述老一辈漫画家水木茂生平的电视剧,这才知道女儿画漫画也是在辛勤工作的。于是,萩尾在年过六十的时候才得到了母亲的一句道歉。

  如果通往自由的路上只有鲜花,那么自由这种东西也不会这么可贵了。无论此刻脚下是荆棘还是泥淖,只有把这条路走到底,才能回过头来对这些东西付之一笑。

  【作者简介】一本秋刀鱼:解析日本文化的书探事务所。成员曾供职于《每日新闻》社、学研社、Kindle及iTunes团队。(微博:一本秋刀鱼)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http://www.forumcerita.com求职信息哪里比较全,其它求职,免费高薪求职,日结工作一般都有哪些问题求职心态。求职信息哪里比较全,其它求职,免费高薪求职